eggman_webspecial_1212_flumpool_banner  

 我太輕忽這篇文章了,翻了近4個小時.偏執狂再度發作~~~~~~

http://eggman.jp/daytime/special/2012/12/flumpool_interview/

出道後發行作品,live等話題不斷的flumpool,出道前也經歷過在地方性的live house表演的時期?

■阪井:3人(阪井、山村、尼川) 是同鄉,從幼稚園到高中都一直在一起的兒時同伴. 玩音樂也是從我們3人組團開始的.

■尼川:19〜20歳時約2年的時間在街頭、大阪的live house live 表演。開始的契機是同鄉一些志氣相投的朋友想要做一些好玩的事情而展開 、當時的我們完全沒有想到未來的音樂之路會是如何

■阪井:就是去唱KTV時,互相誇讚對方歌聲很棒,大概是這樣的朋友。

 

-從最開始的音樂活動到2008年正式出道,對於當時心境與環境的改變,是如何去適應的呢?

■山村:在還沒弄清楚狀況時就硬著頭皮做. 出道作品「花になれ(幻化成花)」的百萬次下載,老實說當時實在覺得不可置信.出道後第一次在原宿的KDDI デザイニングスタジオ舉行的mini live表演,在正式開場前,根本沒有把握究竟會有多少人會來,十分的不安.

■尼川:是阿,自己的作品從何被得知,被誰所知道,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情況下就要準備出道了.對於當時在原宿的live也是覺得大概在表演當日還得在街頭宣傳才行.畢竟出道前的的3個月都還在大阪及地方性的live house表演.

■山村:對阿.所以聽到最多能容納約100人的場地來了約1000名的觀眾排隊著,反應是、「開玩笑的吧?」覺得是工作人員為了給我們信心而跟我們開玩笑的(笑)。但是從那時開始慢慢瞭解到自己身處的狀況.

ー那麼現在有跟上步調了嗎?

■山村:終於跟上出道後的步調了.當時覺得live輸給了CD音源很不甘心.透過音源而認識我們的人壓倒性的多,因此拼命的想要讓live的power超越音源.就像在暗夜的大海裡游泳般,看不到前方,只能盡全力的讓手及身體動起來緊緊追著.正因為如此,從這次的巡迴演唱開始吧,最近終於感覺我們的live超越了音源(CD).52場,不到一半(笑).一點都不覺得辛苦.

■小倉:以行程來說,第3次的巡演實在太緊湊了.每週3~4場,中間還有活動.就像是打工輪班的頻率般滿滿的行程(笑)。

ー「証」被收錄在NHK「みんなのうた(大家的歌)」、以我們這個世代來說當時的「みんなのうた(大家的歌)」是強力播放的Killer tune居多.「みんなのうた」以flumpool的歌作為結尾是非常有衝擊性的。來參加live的觀眾裡,小朋友也增加了吧?

■山村:感覺上帶家人一起參加的人比以前多了呢。

■尼川:有時也覺得有蠻多人帶父母來參加呢(笑)。

ー此外連3年參加紅白,開始被形形色色男女老少觀眾所接受,對於歌詞有共鳴的人也變多了.「証」的歌詞感覺是對於某個特定對象傳達心意.是否是想對自己身邊的誰傳達呢?

■山村:歌詞多半是想對於來參加live的人傳達心意吧。這次的專輯更是如此。作品是在上次巡演時所創作.是以對於來參加live的人傳達我們的音樂這樣的心情創作出來的.若是以特定的目的來說的話,希望能夠讓同年代的人產生絕對的共鳴與迴響.為了讓接受相同的教育,呼吸相同空氣,應對相同的人情世故,應考,就職,同世代共同經歷的人們產生共鳴而創作音樂,希望能夠以作為自己這個世代的音樂而慢慢擴散開來.因為311震災,對於一期一會有更強烈的感受.大家來參加我們的live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情.並非理所當然.眼前見到的人,也許明天就不會再相見. 思考著在每一次的相遇裡,自己該唱什麼歌,該表達什麼,在腦海裡不會浮現笨拙的言詞.以這樣的心情寫下了歌詞.並非為了特定的某個人,而是為了在這個瞬間,眼前的人所寫的歌詞.並非為了遙遠世界的某個人,就像是現在採訪過程,對於眼前的人想要傳達心情,而寫而歌

ー關於樂曲的伴奏,以這次的36℃為例,非電子樂器的編曲令人印象深刻.這樣的編曲是否有特殊意義呢?

■山村:是的。雖然也有如同「どんな未来にも愛はある」這樣樂團式的壯闊樂曲,為了在live中想要更加的表現我們的音樂性而絞盡腦汁的同時,在小小的世界裡歌頌著小小的愛情也是我們現在想要詮釋的音樂.為了將之發揮到淋漓盡致,幾番思考之後,還是覺得聲音的質感,引出言語說服力的獨奏方式最能夠表達.我們也想在live裡表演這樣的曲子

ー專輯發行後將在横浜、大阪舉行4天的live。對於還未曾體驗過flumpool的朋友們請表達一下 

■山村:未曾來參加過我們live的朋友們,這次請一定要來參加.CD音源也很珍貴.音源是以音源的方式傾力製作,但在音源中無法傳達之處,在live中會以不同的面貌展現.聽過音源,來參加live,便能感受到我們想要傳的所有.常常聽到來參加live的觀眾們說「很意外」或是「完全改觀了」等等的聲音。或許來參加live,便能看到BAND實際的模樣.

在現在這個社會中,對於眼前的問題,很難自信的表達自己的意見.大家雖然煩惱著卻還是努力的生活著.也有許多人過著我們難以想像,殘酷且被逼到絕境的生活著.對於這樣的人們,希望我們的live能夠讓他們有在這個live裡「自己在這個時刻是最快樂的!」的感受.

在上次的巡演,「Because...I am」也是有這樣的意味存在。不管旁人怎麼說,自己就是以這樣的姿態生活著.這樣的聲音生存著.因此,獨一無二的自己只能以這樣的方式生活著.傳達"這就是我自己"的音樂.希望觀眾們也能夠有這樣的感覺.這次1月的4days live,一方面是作為上次live的延續並結尾,一方面是擷取過去專輯的精選.

因為場地很大,從最前面到最後面的座位都會覺得在舞台與自己之間隔著第3者.這樣的場地會有種旁觀者的感覺.日本是個大眾文化的國家,迎合別人,群體而居,為別人著想等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在live裡,這一切都沒有關係.最後面的人也要不輸給最前面的人盡情享受,每個人都能感覺「自己在這個時刻是最快樂的!」.我們希望能夠帶給大家這樣的live.希望在這個live裡能夠激發出未曾有過的火花.這是我們想要在1月的live中挑戰的.將來希望能夠在Arena,巨蛋,甚至更大的場地表演,雖然現在的我們對於這樣大規模的場地仍未能有此駕馭能力,希望對於來看live的觀眾,我們的表現能夠更有說服力,這是我們在下次的巡演中想要思考的事情.

ーshibuya eggman的live將於12/12舉行

■山村:很幸運的,有許多從初出道就一直支持我們的朋友,從最初的クアトロ之後是CC Lemon.在仍是大阪獨立樂團時期開始,到東京發展之後,一直想要在eggman表演!這次專輯的主題"experience"有著體驗的意義.團員與工作人員也覺得「要在在eggman表演,就趁現在!」.但是,有許多人不能親身參加,因此配合網路直播,非常的開心.

ー最後,剛剛所說的「CD音源無法傳達、只有在live能夠傳達的」對於山村さん來說是那一方面呢?

■山村:抬頭挺胸的活著,堂堂正正的表達自己的想法.直接的對自己,對方以及眼前的人傳達自己的想法.只有在當下所看到的,在那一瞬間的所有一切.例如,我去看live時,演奏多少會有一些失誤,如果說這是「這就是我,怎麼樣!」的說服力的話,那麼可以這麼想「啊,今天有來看真是太好了」.只有在那一瞬間能夠傳達的事物,就算或多或少有失敗也沒有關係.我想在那一瞬間,賭上只有現在才做得到的.代表著我們活著,只有在live所能夠傳達的.雖然很困難,朝著這方向,堅持自己的主張去過每一天.因此至少在live的幾個小時裡,將發生的每一件事情刻畫在腦海裡,就算昨天有令人討厭的事情,過去有失敗,不要只著眼那些事情.現在能夠做什麼?以這樣的心情去想,要在未來留下什麼.歌曲也是一樣的.就算唱到聲音嘶啞也要用盡全力的唱出只有此刻能唱的歌,披頭四的「Twist and Shout」也是這樣的意境.若做到這樣,因為表現不好而被認為「今天的flumpool完全不行」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自己戮力累積的事情,只能傾全力去做.這份心情就算大家沒有說,也一定能夠被感受到。對眼前的每一個人歌唱,若能唱出改變其人生的歌.不在乎人多人少,能夠令人感受到理想與堅持比什麼都重要.這是我在過去的巡演中體會的事情.

ー這樣細膩的情感果然得要在live才能感受到,CD是無法傳達的呢

■山村:是的.如果能夠一直保持著回想起自己最快樂的回憶,那一瞬間開心的表情,生活中微不足道的煩惱其實根本不算什麼.

如果在我們的live裡可以帶來這一瞬間的話,我想這就是flumpool存在的意義。

    文章標籤

    flumpool

    全站熱搜

    noi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