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有命運的存在的話……

是否會在何時給了我最重要的東西, 然後又毫不留情的將它奪走.

 

 

聰史天都去醫院探望瑞樹. 

醫院就在斜坡上200公尺處.

醫院前面的路上種著櫻花樹.到春天,就會以美麗的淡紅色的花點綴著風景的醫院.

 

4-0.jpg4-0-1.jpg  4-0-2.jpg 4-1.jpg 4-3.jpg 

入冬後,瑞樹因為定期服藥,生副作用而開始掉頭髮.

她的身體不知經過幾次手術刀的折磨.原本令她自豪的雪白肌膚,留下了黑色的傷疤.

瑞樹因為長期吊著點滴,常常意識不清的神遊著.眼神無法聚焦四處飄移.

只要是聰史陪伴的時候,瑞樹就會開始找尋著應該陪在她身邊的聰史.

在這個時候, 聰史就會像是要弄壞她的手似的緊緊握住她纖細的手.

這個時候的瑞樹總安心的小小吸一口氣.

 

“不是你的錯喔”有一天,瑞樹用她孱弱的聲音著”一定是因為我太軟弱了” 

4-4.jpg  

“你比我所認識的任何人都還要堅強”聰史緊握著她的手. 

“謝謝,我想要成為堅強的人”瑞樹微微笑著.”我想成為不論發生甚麼事,都能守護著自己喜歡的人的人”

“喜歡的人悲傷的時候,只要有我在沒就甚麼大不了的事情,我想要成為能出這樣的話的堅強的人”.

“你現在就是這樣啊”

“你真的這麼覺得嗎?

“我保證”

瑞樹十分和的笑著”那個,刑法的考試要加油喔”

“怎麼突然這麼

“不知道為甚麼突然想到了”

“沒問題,我保證拿到A

“一定喔”瑞樹完後,輕聲的著”,對著聰史招手.

聰史慢慢將耳靠近瑞樹的唇.她又低喃著兩人在夏天海邊的輕輕耳語.

他將耳移開,靠過去看著她的眼睛,點了點頭.

聰史以拇指在瑞樹發紫的唇上來回描繪著.將自已的唇貼上.

這是聰史與瑞樹最後的相吻. 

 

4-5.jpg 4-6.jpg   4-7.jpg 

12月剛來臨時,在一個無情而冷冽的早上, 瑞樹離開了人間.

  

在她完全失去意識之前, 聰史一直緊緊握著她的手.

在瑞樹的遺體被送走之後,聰史握緊著自己原本握著瑞樹的手的右手.

就這樣走出醫院回家.

到了家裡,走出陽台,眺望著寒冷而令人顫抖的街道一會兒之後.

視線移到自己緊握的右手.然後一一的張開手指.

微微的殘留著她的.在寒冷的空氣中,瞬時吸了一口氣.

再次的握緊自己的手.他的手中已經甚麼都沒有了.

 

聰史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在床上哭了起來.

4-8.jpg

在體最後的眼流出時,他躺臥著睡著了.

 

他在冰冷的博物館中沉沉的睡去.

雖然知道瑞樹走了不代表一切都結束了,但是……..

 

 

 

 

聽完的聰史的故事.宏之想著自己天的生活.

他的生活乏善可陳, 取而代之的是緩慢流逝的時間沉重的堆積.

 

如果無法相信能得到自己最重要的東西,一定會被那沉重的悲傷壓迫得無法呼吸.

但是失去勉強得來的重要的東西, 到底又該怎麼做呢?

他雖然不知道答案,卻也無法開口問聰史.

這種感覺實在太可怕了.

“也許會讓你覺得奇怪,但是我覺得現在的自己很幸福”

聰史定定的看著宏之的臉,一邊.

“我的記憶中滿滿的都是她.我就像是被切成兩半的蛋,滿溢著她的記憶.

宏之沉默的點點頭.

聰史笑著繼續”她的死都是我害的.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害死她.只有我能殺了她”

宏之沉默了一會兒,對於聰史的話點點頭,問道”今天的考試如何?

聰史笑著回答”我想一定是A

 

聰史帶宏之進他祖父的書房. 送了宏之幾本書以及LD.

宏之要回家時,外面的天色已暗.

“畢業典禮那天,見個面吧”宏之

 4-9.jpg

 

聰史曖昧的點點頭”今天真的很謝謝你. 

4-10.jpg  

兩人互道再見,宏之離開聰史家門口,又立刻朝向他的背對他

"如果我想要寫小的話,能否把你今天告訴我的故事寫進書裡?"

聰史微笑著點點頭。

兩人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握了手,宏之離開聰史家.

走到轉角之前,宏之不停的回頭看聰史的家.

聰史一直在門前站著,目送宏之.

昏暗的街燈中聰史的身影,隨著宏之向前的, 慢慢變得模糊,不久之後消失在黑暗中.

只有冰冷的博物館依然矗立在黑暗之中.

 

聰史一個人坐在客廳,突然聽到牆上的畫掉落在地上的聲音.

他往前查看, 打開燈要將畫掛好.

赫然發現牆上有著瑞樹寫給他的留言

 

  4-11.jpg  

 

不要輸給命運 

 4-12.jpg

詛咒已經消失了 

4-13.jpg   4-14.jpg 

不要在意過去

4-15.jpg 4-16.jpg 

人生有高潮低潮 

4-17.jpg  

我會一直陪在你身旁 

4-18.jpg  

多笑一點 

4-19.jpg 4-20.jpg 

打電話給我

 4-21.jpg  4-22.jpg 4-23.jpg 

我愛你 

4-24.jpg  4-25.jpg  4-27.jpg  4-28.jpg 4-30.jpg  4-31.jpg  4-32.jpg  4-33.jpg 4-33.jpg  4-36.jpg 4-37-1.jpg 4-37-2.jpg 4-38.jpg 

宏之在回家的路上邊走著邊回想著聰史的故事,到了車站上階梯進月台前,抬頭望了望天空的月亮.

因為沒有踏上階梯,而失足.

胸前的LD與書本卻沒有因此鬆開,因為他緊緊抓牢著不讓他們掉下.

然後他忠實的順著地心引力法則,懷抱著LD與書本,頭朝下的失足掉下階梯.

真的是很嚴重的跌法.但是額頭流出的血,出乎他意料的並不多,

 

宏之在人群罕至的月台躺在地上仰望著一會兒,看著模糊的的月台花板,等傷口較不痛後,低聲的笑了起來.

“沒有人用他的身體幫我擋啊”.只有命中注定的那個人,才會這樣接住自己吧,宏之在心裡笑了起來.

 

宏之撐起上半身原本報在胸前的LD與書本,鬆開了.LD的封套裡面有點折到.

確認了裡面,LD已經破成兩半.

LD標籤上還印著「UNBREAKABLE」的品質保證.

 

宏之輕嘆了一口氣, LD與書本放在月台地上,用手卻一下額頭的傷口.

這時來了一個年輕的車站工作人員.詢問他不要緊吧.

“不要緊”宏之回答”我讀推理小狂熱者,因為想要知道跌落階梯的方法所以….

年輕站員工臉上浮現驚訝的表情,確認他沒甚麼大礙後離開了.

 

 

宏之依然呆坐在月台地上,旁邊經過了一對男女,把他當成是醉漢的看著他.無所謂吧.

宏之又奇怪的笑了.

是怎樣的力量在影響著他呢?

是聰史的命運? 宏之自己的命運? 素未謀面的人的命運?還是月亮的力量?

不論是哪一種力量, 都比被緩慢流逝的時間的力量所支配來的好.

他將LD與書本夾在左邊掖下,慢慢的站起來.看到了被血沾染的右手心.

 

如果,真的有命運的存在的話……

宏之在心裡想著.

是否會在何時給了我最重要的東西, 然後又毫不留情的將它奪走.

或是已經如此了呢??

他伸出右手,又將右手收回.

 

自那一天起,宏之再也沒有見過聰史.

聰史送給他的書還沒看過, 破裂的LD還留在他手邊.

而宏之還好好的活著.

宏之並沒有參加畢業典禮.本來就不喜歡參加典禮,除了懶得去,其實也是覺得在典禮上打瞌睡也不太好吧.

過了一陣子, 宏之從文學部同學那裏聽來, 聰史不幸的傳聞, 但是他並不相信.

因為不幸與不祥的傳聞以光速還快的速度到處蔓延, 又像光一般的被曲折,扭曲了.

為了想要親眼確認, 他好幾次都想要去聰史家,但又覺得沒甚麼意義而作罷. 以後也不會再去了吧.

 

好幾次宏之想起了聰史,在這時候也會想起自己第一次認真的喜歡的女孩.而感到有點悲傷.

她在宏之的生活中,被緩慢流逝的時間所,慢慢的她的身影越來越遙遠.

她已經到了伸手無法觸及的地方,終有一天會連她的輪廓也想不起來.

宏之想著

我沒有殺了誰的力量.

但是------

總有一天,我會遇到最重要的人,為了讓對方活下去, 對不放開她的手.就算是被獅子攻擊.

 

結局是,尋找自己最重要的人,緊握著對方的手,也要認真思考,

在緩慢的時間裡要如何一起好好的度過.

不是嗎?

    全站熱搜

    noi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