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現在,只想愛你』,誠人在靜流離開後,才發現到自己對靜流的感情。

『戀愛小』 聰史與瑞樹刻骨銘心的愛情,帶給我的感動更甚於『現在,只想愛你』 .

 

電影『戀愛小』是由小 「話篇」中的「戀愛小」所改編。

小說版對於男女主角之間的互動刻畫得很細膩.

也許是因為有看過電影版,翻譯的時候,故事結節的畫面歷歷在目.

讓我好幾次感動得紅了眼眶.

 

以下介紹主要為原著的翻譯

但是因電影版與小有些微的不同,因此圖檔某些場景與以下容可能會有一點出入.

 

主要著墨於玉木所飾演的聰史,因此其他閒雜人等的戲份一輕描淡寫代過.

 

故事開始於大學文學部大四生久保聰史(玉木宏飾)委託轉系前的法律系同學宏之,協助他立遺囑.

聰史一直是個獨來獨往的人,因而被宏之取了”透明人”的綽號, 在一次電車上的偶遇, 聰史叫住了宏之,並委託他協助立遺囑.

宏之來到聰史家中,對於聰史年紀輕輕獨居於豪宅中十分好奇. 原來聰史的父母在他11時因車禍過世,這是父母所留給他的遺產.

在父母過世前, 身邊的3個朋友也陸續過世, 自此學校都流傳著聰史是死神的傳言. 在聽到父母的死訊,他第一時間的反應 竟是”又來了嗎”,而非傷心難過.

短短一個月,他就參加了4次葬禮, 而與聰史同組兩人三的同學因為鞋帶綁太緊跌倒,最後也因破傷風而死去.

葬禮結束後,親戚們討論著收養聰史的事情,深怕自己收養了聰史後,會被聰史的不幸所波及, 最後由聰史的叔母收養他.

為了不讓自己再帶給別人不幸, 聰史決定要與別人保持距離.

 但是在叔母的愛心陪伴下, 年幼的聰史,漸漸卸下心防,叔母親.

但是好景不常, 一天放學回家後, 聰史發現叔母失足自樓梯跌落,意外死亡.

從此聰史將自己的心封閉起來. 在寄養的親戚家,也不敢與人有所互動.

 戀-01-1.jpg

 

 

某天宏之到聰史家,討論立遺囑的事情.

宏之問起聰史是否有女朋友.

聰史像是覺得困擾似的緊鎖著眉間.

戀-01-2.jpg  

 

我在中學,高中都沒有交朋友,也沒辦法交.我被命運所束縛著,而我是個不祥之人的傳言,也向光速一樣的傳開了.

只要班上有曾和我同一國小的同學,隔天全校都會知道我的事情.

因為如此, 未曾牽過女生的手.”

有沒有讓你覺得不錯的女生?”宏之問

 

除了命運乖桀,我還是有過著健全的青春生活聰史微笑著說.

16歲的時候,聰史搬回了心中溫暖的家. 聰史開始一個人獨自生活.

只要有空幾乎都是在祖父的書房度過.

書房裡有世界文學全集,龐大的古典音樂收藏.聰史偏好俄國文學.

 特別喜歡讀普希金的作品.他也非常的喜歡聽管弦樂.尤其是李察史特勞斯的音樂.

高中畢業前夕,他決定要進大學.為了將來就職,必須取得大學學位.

在他的銀行戶頭中,有著用不完的銀行存款.但是他希望有自己可以去的地方.

他討厭鎮日待在有如博物館的家中.

他害怕自己會變成冰冷,不能使用,手無法觸摸的東西.

此外, 祖父書房所有的藏書,他都已經讀完了.就連書架角落的醫學書籍也是.

那是進入大學,過了三年的某一天.

在大學裡,聰史和一個女孩邂逅了.

 

 戀-01-3.jpg

 

 

她是突然”飛進”我的生命中.

並非比,而是如字面上的意思, 她飛進了我的生命.

 

大學期末考開始的前一週,聰史在去圖書館的途中, 要上樓梯,正要踏上第一階時, 突然聽到”啊”的一聲.

循著聲音,他的視線往上,突然有一位張開雙手, 就像是從天而降似的,從樓梯落下來的女孩(瑞樹)”飛”進了他的視線.

 

 

聰史往瑞樹掉落的方向, 快速的踏出,瞬間將手上的課本,筆記本丟下,張開了雙手.

聰史牢牢的接住了瑞樹,而瑞樹因此而緊貼在聰史的懷中.

 

 戀-02.jpg

 

 

一連串的突發狀況, 讓兩人驚嚇的緊緊抱住對方,呆站了一會兒.

彼此心跳加速的鼓動因為緊擁著而傳達給對方.

 

瑞樹鬆了一口氣,將自己的下巴靠在聰史的肩上,”得救了”,嘟囔.

 

聰史對瑞樹臉頰的溫暖與柔軟,感覺到恐懼,慌張的將身體移開.

瑞樹驚訝的稍微張開了雙眼,看見了聰史.

 

在這時,聰史第一次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瑞樹的容顏.

瑞樹的臉映入聰史眼底.好美的女孩,與聰史以前所見過的人截然不同,是他所見過最美麗的女孩.

 

“因為走的太急了,一時沒站穩.”瑞樹笑著,”不過像這樣從樓梯掉下來,還是生平頭一遭”.

 

聰史不敢直視她的笑臉,只得低下頭往下看.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課本與筆記本掉了滿地.

幾十張的影印資料散落在地上.

 

聰史還沒來得及反應,瑞樹已經先蹲下來撿資料.兩人一起撿起了資料.瑞樹看到聰史的筆記後:

“這個資料整理的很詳細,你是跟我同ㄧ個教授嗎?.

瑞樹的視線往上看,眼神像是要說什麼.聰史又將視線往下看.

 

「不能與人四目交接」,這是聰史長久以來為了不與別人親近,為自己定下的規則.

 

“方便的話可以借我影印嗎?

聰史微微的點頭說”可以”.

 

“我聽到你回答的很勉強喔”

聰史將視線往上看,瑞樹投以比剛才更燦爛的微笑.聰史不再逃避瑞樹的視線.

聰史將手上的資料交給了瑞樹.

瑞樹用手甸了甸資料,一邊嘟囔著:”還蠻重的嘛”,一邊偷看著聰史的眼睛.

 

 戀-03.jpg

 “我有朋友在等我, 明天你會來學校嗎?

聰史微微的點頭,”每天都會來”.

瑞樹有點逗弄的笑著說”還挺認真的嘛”

”沒這回事”

瑞樹又笑了,”那就明天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在這裡會合?

兩人彼此確認了時間,下午5:20.

瑞樹像是想起什麼的說

”給我你的電話號碼吧,萬一我被CIA綁架,不能來的話,可以打給你.

聰史一臉迷惑的望著她,瑞樹不好意思的羞紅了雙頰, 嘟囔著吞了口氣的說”開開玩笑而已”.

聰史小聲的說”抱歉”,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寫在筆記本上.

“那麼,明天見”.

 

瑞樹向著聰史輕輕的揮手,往校門口走去, 又突然停下腳步,折回來.

“差點忘了”她像是在看著什麼閃耀的的東西般的,望著聰史,”謝謝你救了我”.

 

從她的眼中,聰史看到她是自由奔放的.

在她眼中完全看不到地心引力,世俗規範,命運安排等等會束縛她的東西.

 

翌日, 下午5:20,瑞樹並沒有如期赴約.

 

到了晚上,瑞樹打電話來,”抱歉”她充滿歉意的說”你可能不相信”

“怎麼了?”聰史問

昨天早上,我堂哥可愛的女兒被蜜蜂叮了,送進醫院,叫什麼アレルギー症狀來著

アナフィラキシーショック“聰史回答.

“對對沒錯,你怎麼知道”,瑞樹驚訝的問

“偶然看到的” ,聰史回答.

“原來如此,但是很繞舌呢”

“那後來怎麼了?

“還好有儘早處理,已經沒有關係了,她在醫院的床上哭著要見我,一直吵著叫我的名字.

  後來我就飛奔到我堂哥住的長野去了.剛剛才回來.

  抱歉,慌慌張張的沒有把你的電話號碼記在筆記本上,沒辦法先打電話通知你.

 

 戀-4.jpg

 瑞樹問道”比起這個,有件更重要的要問你”.

“什麼重要的事?

“你的名字,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聰史沉默了.

這就是你說的重要的事?

“對阿,從前天開始就一著惦記著

聰史又沉默了

“你是不是時間太多了?

“沒想過這種事.

民法第一條第二項是?瑞樹突然問.

”ㄟ?

民法第一條第二項是什麼?

"信義則”聰史回答

又是一陣沉默.

 

“你家要怎麼走呢?

”怎麼了?

”我想現在把筆記還給你”

 

聰史在車站的剪票口等她,那個晚上很冷.

在等著瑞樹的時候,聰史身體直颤抖著.

是因為冷吧,,不只是因為冷, 聰史在害怕著.

聰史覺得自己應該拒絕讓瑞樹進入她的生命.但是卻沒有這樣做.

想到這裡,聰史不由身體顫抖起來.

聰史在又冷又暗的夜晚之中,想像著冷酷無情,充滿銳利光芒的死神之斧.

第一次因為激動的情感顫抖著的聰史,身邊圍繞著令人毛骨悚然,露出冷酷笑容的死神之斧.

 

當瑞樹出現在聰史眼前,他漸漸的停止了顫抖.

 

瑞樹慢慢的走向聰史, 一邊調整著呼吸, 一邊溫柔的微笑著,將筆記本拿出來.

 

聰史收下了筆記本, 為瑞樹特地送來而道謝.

 戀-5.jpg 

瑞樹微微的點頭,等著聰史說下一句話.

但是聰史卻沒有繼續.

到目前為止,聰史這一天所做的已經盡了他全部的精力.

 

因為時間太晚,瑞樹要回家了,瑞樹在筆記本上寫下自己的電話號碼.

在聰史電話號碼的旁邊,加上了瑞樹的電話號碼.

 

“有空打給我喔”

聰史微微的點頭.

 

第二天開始,聰史家的電話,就成了瑞樹專用的專線電話.

聰史在冰冷得如博物館的家中,享受著與瑞樹溫暖的談話.

有一次的考前晚上,兩人徹夜聊到天明。聰史因此而第一次考不好.

當然,就是刑法。

 

"有件事情想問妳",為什麼你上次考我民法第一條第二項 ?"

電話的另一邊傳來瑞樹輕柔的笑聲

"對於我喜歡的男生,我一定會問他這個問題,

  如果答不出來的話,那個男生就不合格。也就是說,我把這個當作合格標準。

 

為什麼是民法第一條第二項?"

"你不覺得這是最適合的問題嗎?不會太難也不會太簡單,不會太笨也不會太聰明。

 這也是身為法學部學生的我,唯一背的起來的條文啊"

 

兩人同時笑了。

如果是其他系的學生呢"

"那就隨機應變吧,不過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喜歡過其他系的男生喔,真是不可思議呢。

 

她到底喜歡我什麼地方呢? 聰史想著卻沒有勇氣說出口。

取而代之的是這一句話,"真奇怪。"

 

"謝謝你的誇獎,對了,你的父母親是怎樣的人呢?

聰史有點猶豫的回答"只是普通一般的人而已"

 

對於與自己成長經歷相關的話題,聰史總是轉移話題。

對於瑞樹的成長背景,也並沒有多問。

 

聰史被瑞樹深深的吸引著,但是在兩人之間卻因為冷酷無情的死神之斧橫跨著,形成一道界線無法跨越。

隨著時間過去,兩人漸漸對於這樣的距離開始感到焦躁。兩人的情感,已經無法再透過電話傳遞。

雖然已身處在隨時都可見到的距離內,但卻無法再將距離拉近

 

只要其中一方先踏出一步,就能觸及。

率先踏出第一步,打破藩籬的是瑞樹。

 

つづく。。。。。

    全站熱搜

    noi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